当前位置:笔下文学>进化游戏> 我是大BOSS

进化游戏

进化游戏我是大BOSS

作者有话要说:不恐怖,不烧脑,轻松风格。

排雷:主角沙雕,“妹妹”矫情,主要内容是团队玩耍闯关,主角团队金手指粗大,感情戏较少。

已完结同类型文:末日游戏(**),末世游戏(言情)。 昏暗的卫生间里,满地血浆。

小小的镜前灯照亮了洗手池附近一小片区域,映出镜子上的血手印和血书。

洗手池的水龙头似乎是坏了,流下一些猩红粘稠的不明液体,一滴又一滴,发出有节奏的滴答声。

借着微弱的灯光,能看到浴缸中满是血水,有残肢碎肉在水面漂浮着。

一个年轻男人坐在浴缸旁的墨绿色铁皮斗柜上,双腿踩进浴缸,膝盖以下都被没在血水之中。

他的大腿上摆着一把锈迹斑斑的砍刀,刀刃上面还夹着一大块头皮,头皮上连着一绺儿长发。

年轻男人的双眼是血红色的,上半张脸看着还算正常,下半张脸却仿佛被人砍了几十刀,血肉模糊,牙齿参差的嵌在烂肉中,舌头裂成三瓣。

男人的后脑勺有一个爬满蛆虫的大洞,隐约能从血洞里看到一团大脑。

他身上穿着染血的白色长袍,腹部鼓鼓的,如果掀开他的长袍就能发现——那团鼓鼓的东西是他的肠子。

有一只怪婴的头从他的大肠里破壁而出,狞笑着伸出了两只细嫩小手,似乎正打算从那团内脏中爬出来。

这些,都是假的。

这个男人叫赵昙,是京华市“A17”鬼屋的一名NPC员工。

对于自己身处的氛围,赵昙早就麻木了,感觉不到半点恶心和恐怖。

赵昙现在有一个困扰——他特别想打个喷嚏。

可是他的嘴被硅胶做的“烂肉”封住了。

这个呼之欲出的喷嚏在搔弄着他的鼻子,撕扯着他的嘴唇,赵昙本能的张嘴,双唇却被脸上的“烂肉”牢牢禁锢。

这个装扮所用的胶水粘性极强,硅胶道具就像是长在了他的皮肤上,把他的嘴堵的死死的,一点缝隙都打不开。胶水只能用特定的药水来溶解,如果用力量强行拉扯,只会让他疼的想流眼泪。

憋了半分钟,这个喷嚏终于放弃了嘴巴这个出口,不甘心的顺原路返回,离去,化作一个响鼻。

赵昙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用鼻孔长长哼出一口气。

啧,这个喷嚏终于算是化解掉了。

“A17”是国内顶尖的鬼屋,工资很高,工作也很辛苦,要不是金钱在诱惑着赵昙,赵昙才不愿意每天在身上挂着十几斤硅胶拎着十几斤的树脂武器到处吓唬人玩儿。

这次的装扮更惨,连打个喷嚏说句话都是奢侈。

而且老板为了保持鬼屋的气氛,还不让员工和玩家带手机进场。

生活啊,真艰难。

赵昙扮演的是最终大BOSS,玩家的尖叫和笑闹声距离他还有一段距离,看样子,这一批玩家最少也要十分钟才能到达他这里。

百无聊赖的赵昙走到浴室镜前,麻木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别说,“A17”的技术是真的强。

第一次扮这个角色时,赵昙还真的被镜中的自己那张恐怖的脸吓到过,只不过现在他早就看腻了。

镜子上的血书是一个通关提示,提示是用红色油漆画的,很难弄掉,一会儿玩家来了,只要看懂了镜子里的提示,就能找到对应的工具完成任务。

提示内容是: 幽冥之花,盛开在血河之中。得到它,人间之门就会重新开启。

大部分玩家比较笨,他们会下意识的觉得道具藏在血淋淋的浴缸里,会跑到浴缸那里忍着恶心寻找道具。

只要有玩家在寻找道具的过程中触碰到赵昙的身体,赵昙就会被“唤醒”,然后提着刀疯狂“追砍”玩家,选择浴缸的玩家会被赵昙吓个半死,任务失败,得不到通关奖励的纪念品。

而聪明的玩家就会发现洗手池流出的水是红色的,当洗手池里的水被放满之后,一朵娇艳的塑料花就会从排水孔里漂出来,洗手池才是真正的“血河”。

拿了这朵花,玩家就可以通关,根本没必要去招惹赵昙这个沉睡中的大BOSS。

前来玩游戏的玩家都签了保密协议,“A17”每周也都会更换一些小型任务和道具,但这些还是阻止不了某些人爱剧透的心,在几天之前,网上就已经有这一关的攻略了。

哪个手贱的发的攻略?能不能考虑一下他这个NPC的感受?

赵昙每天早上上班之后就要花近两个小时化妆,却连着好几天都没吓到人,他觉得自己很亏。

而且,今天这一波玩家里面有赵昙的妹妹,赵樱。

今天上午,赵昙的鞋被道具弄脏了,趁着中午饭的时候,赵昙让妹妹赵樱给自己送替换的鞋。

结果因为今天不是周末,玩家队伍迟迟凑不到六个人,开不了团,老板就让赵樱免费玩一次,负责凑人数。

平常赵樱这个丫头就一直怀疑赵昙是否能吓到别人,这一次她既然也在玩家队伍中,那么,赵昙就要用自己的实力向她证明——

哥的业务水平很强!

身为员工,赵昙有将任务难度稍微降低的权力。

赵昙将藏在洗手池里面的道具“幽冥之花”取出来,想了想之后,他眼中闪过狡黠的光,将道具塞进了自己血肉模糊的假嘴里。

这个道具提示的够明显了,算是降低难度,也没有过分误导。

想通关?有胆量就来他嘴里拿“幽冥之花”!

上一个像他这么作死的NPC员工被几个失控的玩家狠狠揍了一顿,好像在二院的病床上躺了有三个月了。

嗯,据说他恢复的挺好,最近已经可以自己拿勺子吃饭,不用护工喂了。

不过,赵昙从小练武,虽说水平也就中等,不能达到一个打翻六个的水平,但躲避掉六个人的追打还是比较容易的。所以他敢如此犯贱,完全不担心自己会被玩家打残。

他对着镜子摆弄了半天那朵塑料花,琢磨着把花插在哪个位置才不容易掉下来。

就在他盯着镜子里的烂嘴认真鼓捣的时候,镜子上的那行血书突然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开始缓缓蠕动起来!

每一个笔画都像是一条蠕虫,它们扭动着,分裂着,拼凑成其他的汉字。

数秒之后,在赵昙亲眼见证之下,镜子上那行 幽冥之花,盛开在血河之中。得到它,人间之门就会重新开启。 就变成了——

地球第250号新手选拔试炼点开始启动。任务目标:保持沉默。

赵昙一愣。

怎么没听老板说过还有这样的环节?

难道是隐藏剧情?

可是这个油漆字当初是赵昙亲手书写的,按理说它不可能存在机关。

赵昙用手擦了一下,新生成的字迹也是油漆写的,根本擦不掉。

想了想,赵昙没把这个当回事儿。

“A17”的老板是个不到三十岁的美女,家里有钱,就爱好一些血腥暴力的玩意儿,所以就算这个鬼屋一直保持着每月亏损十万块的状态,她也坚持把这个鬼屋开了起来。

她玩得开,性格比较恶劣,喜欢捉弄人,赵昙猜测当时她写字的时候这个镜子表面用的是双层玻璃,他涂画的那张玻璃刚才应该是被机关抽掉了。

文字被替换时所呈现出的扭曲蠕动的画面,应该是新玻璃自带的特效动画吧?

墙角亮着一个红点儿,那是个红外监控探头,在有玩家进入的时候,女老板就会进监控室认真盯着所有人,进行调度。

赵昙对着那个监控探头竖起了大拇指,隔空和女老板表达了一下自己对这个机关的赞赏。

他比完“赞”之后,藏在发间的耳机就传出了一阵刺耳的杂音。

杂音中,夹着女老板断断续续的声音——

“嗡……滋滋滋……赵……滋滋滋……昙……吱……”

赵昙很想问问老板到底想说什么。

可他现在的这个装扮发不出半点声音。

他皱眉,忍着那难听的噪音,对着监控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在听。

老板却再也没有说话。

一阵单调刺耳的电流声之后,忽然,噪音全部消失,赵昙的世界再次陷入寂静。

这死一般的寂静持续了三秒,老板撕心裂肺的喊声猛地从耳机里传出来——

“赵昙!还愣着干什么?!快跑!那字不是我弄的!我他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怪物在场子里面杀人!!!记得不要说话!不要说话!这是它的游戏规则!操!它怎么来我这儿了!它——啊——”

女老板的声音戛然而止,耳机里再次充斥着电流杂音。

隐隐约约,似乎还能听见老板的宠物狗在狂吠不止,然后传来一种古怪的咀嚼声……

最后,是“咔”的一声,赵昙的耳机彻底失灵了,再也监听不到对面的声音。

赵昙突然感觉到,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劲。

从玻璃上的字出现开始,那些玩家就再也没发出过什么大动静了。

这究竟是贪玩的老板在开玩笑,还是……

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赵昙神色凝重,拎起自己的道具长刀,走到了门外的长廊上。

长廊的两侧墙壁贴着各种狰狞的骷髅模型,在淡红色的微光之中,那些骷髅就像是在地狱中挣扎的恶鬼,痛苦,扭曲。

向左走十几步,就是鬼屋的出口。

向右,则是深入鬼屋中心区域。

里面的玩家们安静的太不像话了。

赵昙很了解那些玩家,他们都是来找刺激的,并不会太遵守规则。

规则让他们闭嘴他们就闭嘴?不可能的,他们是消费者,是“上帝”,想的都是怎么玩怎么高兴,绝不可能那么乖巧!

强烈的不安感从心底蒸腾而起。

毫不犹豫地,赵昙就向右拐去,跑向鬼屋中心区。

他妹妹赵樱还在里面。

不管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都得过去确认一下赵樱的安全。


记住进化游戏永久地址https://www.bxwx6.org/bxwx278164.html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加入收藏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