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百圣之上> 103 动手又如何

百圣之上

百圣之上103 动手又如何

流云风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当即翻身上马,转头朝新编入府军的上百人下令道:“你们如今是我县衙府军,有维护城中治安,守护百姓生命财产之职,随我来,让这些城防军知道,有我县衙府军在,城中再不是他们霸道横行之所!”

府军将士无不听得热血沸腾,在捕兽营之时,被西城防军欺压多年敢怒不敢言,何曾想过有这一日,竟能以府军的名义身份回击。

压抑已久的怒火爆发出来,哪管府军只有区区一百多人,大喝一声:“唯大人之令是从!”

青山远冲出拦在流云风马前:“大人请听我一言!这燕城是南海侯封地,已授予洪福康将军全权治理,西城那片地是旧城区,洪福将军已多次补发安家费,勒令限时迁离,合法合情合理,大人不可轻易插手,以免政军交恶,另起事端,非百姓之福!”

流云风冷哼一声:“莫非这些年来,青主薄你就是这样代行县令之职的?回来我再与你好好讨教什么是合情合法合理!府军将士听令,随我到西城保护百姓周全!”

新成立的五十余人府军,列队成小方阵,步伐整齐,踏着有力的步伐,跟在流云风的马后,一路快行军赶往西城民居……

……

西城民居,已成废墟。

房屋被推倒点燃,烟雾弥漫,火光冲天。

伤亡的上千百姓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小孩的哭声,大人的咳嗽和怒骂交织在一起。

西督门李敢亲自督军,上千城防军将这些反抗的百姓围起,以长矛逼在角落之中,使其不得靠近。

听着远处快速而近的整齐脚步声,李敢眼中闪过一丝嘲弄之色。

等流云风带着数十府军赶到,李敢突然命人让开一条道来,大声嚷道:“县令大人,已按您的指示,将房屋拆除,请您查验!”

他以言术说出,声音传遍了方圆几百米的范围,所有人听得一清二楚。

流云风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杜三心中一惊,怒道:“李敢,你竟敢栽赃陷害县令大人!”

李敢冷笑一声,手一挥,骁骑营将士齐齐向后急退,与他一起撤到后方,被围着的那群愤怒贫民涌上来,将首当其冲的流云风和捕兽营的将士们团团包围,朝他们扔石块和污物,哭着骂着。

“绝子绝孙的狗官,赶尽杀绝,丧尽天良,我们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打死这狗官,替死去的街坊报仇!”

流云风看着这些悲愤绝望的贫民,脸色凝重,下令道:“原地防卫,不准还手!”

杜三和程浩等人用盾将他护在中间,被他伸手拔开,越过捕兽营将士的层层护卫,走到最前面,任由石块污物打在身体和脸上,并不防护。

转眼间身上伤痕累累,若不是已练就纯阳肉韧之境,这样密集如雨的石块,就算是一头牛,也要被砸得遍体鳞伤。

杜三见了,心中激动,一声令下,所有人撤去了防卫,任由那些涌上来的贫民推攘拉扯殴打发泄,一动不动。

终于,远处一个负伤躺地的老人声嘶力竭地喊:“都住手,那是咱们的县令大人,昨天还帮我干了一天的农活,是个好官啊,不可能是他下令毁我们家园的!”

血从眼皮流下,流云风视线变得有些腥红,满身伤痕,洁白的衣裳早已血迹斑斑,脏污不堪,却始终挺立如松。

愤怒的贫民听到老农的提醒,才感觉到一丝不对,情绪渐渐平稳下来,不再丢掷石块,哭着走到各自伤亡的家人身边,放声大哭。

流云风始终目视前方,昂首挺立,扬声说道:“本官身为县令,让城中百姓遭此厄难,蒙受丧亲之痛,无论是何原因,是本官失职!我以燕城县令的身份向你们保证,没有人能剥夺你们在燕城之中安居的权利,伤你们者,我必严惩!”

李敢在远处幸灾乐祸地嘲笑道:“县令大人此言差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主要奴亡,奴不敢不亡,这燕城是皇上封给南海侯的食邑,他们这些贱民不过是暂住,岂能据为己有!”

接着又说:“大人口口声声为了燕城,可想过为燕城作出贡献的,并非这些一年到头也缴纳不了多少税赋,一无是处的贱民,而是各地来富豪商贾,大人身为县令,就应该为真正有贡献之人谋福,而不是倒行逆施,为这些贱民出头!”

流云风闻言眼中闪过浓烈的杀机,转过身来,“你可还记得昨日我警告过你的话?”

李敢冷笑:“我依法行事,难道县令大人还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我动手不成?”

“我动手又如何!”

流云风一言不发,突然化为一阵狂风,掠过杜三的身边,杜三反应过来时,身上的那把普通钢刀已不见,吃了一惊,立刻反应过来,大喝一声:“保护大人!”

那李敢见一向温和儒雅的流云风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凶猛如虎,手握长刀,如狂风扫落叶般朝他奔袭而来,想起昨日在帐中雷霆万钧般的一刀,眼中闪过一丝惧意,朝身边几百骁骑营将士喝道:“拦住他!”

流云风并不压抑心中愤怒,任其激发烈火般的战意,身形如狂风掠野火,文气附着于刀刃,凭添刀锋之利倍许,勇而无惧,冲入数百骁骑营将士之中,闪躲腾挪之中,骁骑营纷纷扑空。

刀光所向,骁骑营将士手中刀剑被击飞,如虎入羊群,瞬息冲到了李敢数十米外。

李敢暗自咋舌,心想这些流云家的子弟怎么一个个都是这般恐怖的家伙,都说儒门子弟惜命,轻易不以身犯险,可这个流云风哪有一点儒门子弟的谨小慎微,倒像豪勇不畏死的墨门子弟。

他骑着闪雷兽悄悄向后退了数步,让几个校尉挡在前面。

流云风气势惊人,杀机凛然,却只是对李敢而发,并无意杀伤这些骁骑营将士,被几个校尉缠住,激斗之中,李敢已悄悄退出战圈之外,指挥骁骑营将士将流云风团团包围。


记住百圣之上永久地址https://www.bxwx6.org/bxwx203980.html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加入收藏

章节报错